东莞市星火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18188896194
4001898908
星火太阳能和你一起了解更多太阳能资讯
"光伏教父"施正荣归来?
返回列表 来源: 阳光工匠 发布日期: 2021.06.30 浏览次数:
去年11月,亚洲硅业(青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洲硅业”)申请科创板上市获受理,今年3月5日,公司回复了监管问询,涉及股权结构、核心技术等多个问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亚洲硅业成立于2006年12月30日,主要股东有出资4750万美元(占比95%)的亚洲硅业(BVI)和出资250万美元(持股5%)的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

虽然公司的董事长是王体虎,但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曾经的“ 光伏教父”施正荣。据“黑鹰光伏”统计,施正荣、张唯夫妇通过信托基金Power Surge Trust仍持有58.94%的股份,是亚洲硅业的绝对控股股东。

营利双降毛利率落后,客户高度集中

《每日财报》通过招股书了解到,2017年―2020年上半年,亚洲硅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90亿元、14.73亿元、14.20亿元、7.1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2亿元、2.25亿元、1.08亿元、0.64亿元。

2018和2019年的营收分别同比下滑12.86%和3.57%,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只相当于2019年全年营收的一半,归母净利润在2018年和2019年也分别同比下滑37.7%和52.28%。

而同行业上市公司,如通威股份,其高纯晶硅及化工业务收入却在连年增长,2017年为32.28亿元、2018年为33.17亿元,2019年为51.79亿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76%和56.14%。

事实上,盈利下滑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利润率的下跌,数据显示,报告期内亚洲硅业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4.33%、30.91%、19.46%和22.87 %,虽然2020年上半年综合毛利率有所回升,但总体呈下降趋势。

展开来看,多晶硅依然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报告期内来自多晶硅的收入分别为15.26亿元、12.41亿元、11.89亿元、6.11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0.37%、84.30%、84.03%、85.64%。

此外,亚洲硅业的客户非常集中,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其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94%、59.76%、75.66%、95.88%。其中,2018年―2020年上半年,亚洲硅业的第一大客户均为隆基股份,销售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09%、40.73%、69.72%。

扩产后或过剩局面,或存对赌协议风险

随着国内落后产能和海外高成本产能的退出,全球硅料产能从2019年65.3万吨下降至2020年51.9万吨。进入2021年之后,硅料价格不断飙升,3月24日,国内单晶复投料价格达到125-130元/kg,成交均价127.3元/kg,而三月初的这一数据还是109.5元/kg。

在此背景之下,硅料企业纷纷扩产,保利协鑫的全资子公司江苏中能与上机数控合作生产30万吨颗粒硅,特变电工宣布在内蒙古包头市投建10万吨多晶硅项目。

而目前亚洲硅业的产能仅为1.9万吨/年,不仅难以充分享受当下涨价潮,一旦行业先行完成扩产,那么公司产能建成后恐怕也会面临过剩的局面。

此外,据招股书透露,亚洲硅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于2018年10月和2019年2月分别与青银鑫沅、未央新能源、青海汇富、宁波矽科、西开投、深创投、红土创新、红土创盈、蓝溪红土签署了《股权转让补充协议》,其中含有退出安排的对赌条款。

若公司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未实现在中国境内公开发行股份并上市,则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共同连带回购投资方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招股书显示,本次发行前,上述9家公司合计持有亚洲硅业5690万股股权,持股比例为21.42%。如此量级的股份回购,必然需要巨量资金支持。一旦上市失败,亚洲硅业面临的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光伏教父”施正荣归来?

施正荣绝对是中国光伏产业的一个颇具争议性的传奇人物。1963年,施正荣出生于江苏省扬中市的一个农村家庭,因为亲生父母家境窘迫,施正荣自幼被过继给施家。

1979年,施正荣考上了长春理工大学,大学毕业后考取了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并获得硕士学位,此后公派到澳大利亚留学,师从“世界太阳能之父”、2002年诺贝尔奖得主马丁・格林教授,并在求学期间攻克了硅薄膜在玻璃上生长的难题,研发出多晶硅薄膜太阳电池技术,成功拿到博士学位。

2000年,施正荣带着一份商业计划书回国为他的光伏梦找钱。每到一个城市,他都会说,“给我800万美元,我给你做一个世界第一大企业”。第二年,施正荣与无锡市政府达成合作,正式成立无锡尚德。

尚德的600万美元启动资金是李延人出面拉来的,土地几乎是无偿的,银行贷款担保也是一路开绿灯。2002年8月,尚德第一条生产线投产,产能是15兆瓦/年,相当于中国光伏电池产量此前4年的总合。

创业之初非常不顺,如果没有政府的扶持,尚德根本活不下去。2004年,转机来了,欧洲加大光伏补贴,市场空间被快速打开。

2005年12月,控股尚德电力的开曼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施正荣荣登中国首富,并荣获“光伏教父”“光伏界的比尔・盖茨”等称号。

2008年,金融危机来了,欧洲光伏补贴退坡,一切戛然而止,另一方面,从2006年―2008年,成本约20美元一公斤的晶硅,价格直接从22美元一公斤,暴涨到500美元一公斤。

无锡尚德锁定了长单,但金融危机后多晶硅价格直线暴跌,施正荣还必须以约定价格进货,收入根本覆盖不了成本。2011年,“双反”来了,光伏产业彻底崩塌了。

2012年初,国开行原本决定继续给尚德注资,前提条件是施本人以个人全部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他们希望施正荣也能拿出目标和态度来,可这一提议遭到了施正荣的拒绝。无锡市政府也曾表示,希望他退出在尚德的个人股份,让本地国资公司――无锡国联接盘,同样遭到了施正荣的拒绝。

施正荣不但未拿出个人资产做担保拯救尚德电力,还通过各种关联交易将尚德的财富转移到自己名下,加速了尚德电力的倒塌。

2013年3月,尚德电力破产重整,并经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完成破产重整程序。随后,Suntech Power Holding于2013年11月进入破产清算程序,2014年2月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施正荣也独自一人跑到澳洲,曾经的首富成了“老赖”。

有媒体报道,2014年离开尚德后,很长第一段时间,施正荣一个人住在澳洲,调整自己,自己开车、买菜、做饭、洗衣服。用了几个月的时间,重新思索新的方向。

施正荣似乎并没有打算在江湖退去。此后施正荣又以“上迈新能源董事长”的title回归。2019年,施正荣一手创办的Sunman(上迈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完成1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据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凭借上迈新能源,施正荣以25亿元财富成为“2019胡润百富榜”新晋成员。这是无锡尚德2013年宣告破产,时隔6年后,施正荣重登中国富豪榜。

若此次亚洲硅业成功登陆科创板,施正荣将成为首位带领两家不同企业在美股和A股上市的光伏大佬。同时,随着亚洲硅业上市,施正荣的个人财富也将随之水涨船高。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带着关联交易、掏空公司的“前科”,亚洲硅业报告期内又存在营利双降,多晶硅毛利率低于同行,客户集中度高,或存对赌协议等诸多问题,其上市之路或非坦途。

【相关推荐】

咨询热线

18188896194
  • 地址:东莞市松山湖中小企业园十一栋
  • 电话:18188896194
  • 邮箱:liusq@singfosolar.cn
  • 手机二维码
东莞市星火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备案号:粤ICP备14057282号-5 /  网站地图 / 百度统计  技术支持: 牛商网